历史上的拉葛莎

2022-02-07 10:34

01维京:王者之战2017年公开的《维京·王者之战》是维京王子弗拉基米尔从一的私生子反攻,最终成为俄罗斯历史上著名的铁血大帝英雄史诗,被称为电影版的《冰与火之歌》。这部电影有多好。即使是平时的高冷普京大帝,因为想要二次印刷而被赞不绝口。

这部电影以极为宏大的气势,描写了拥有最原始的野性穿越北国冰冷雪原的战士们。这个群维京人里涌出来的荷尔蒙充分解释了男人最原始的血性和大无畏的冒险精神。

维京Wicing,这个铁血真正的男人们的自称,在北欧语中,Wicing这个词中,首先包含旅行,然后掠夺这两个意思。

中世纪以前,凶暴的维京人在历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公元8世纪到11世纪,由于维京人侵略了欧洲的沿海和英国的岛屿,使欧洲大陆战栗的时期,被欧洲人称为“维京时期”。

公元793年6月8日,英格兰北部海岸的林第斯法恩岛上的原住民们大吃一惊,船头高高高的海贼船停在岸边,从船上拿着刀剑,身体很大的野蛮人跳了下来。他们的头上戴着牛角的头盔,粗糙的皮被鲜红的胡须遮住了大半。他们的眼睛像大海一样蓝,释放着惊人的杀气。

这些野蛮人林第斯法恩登上岛后,不仅抢夺了岛上的修道院,还绑架了血腥的屠杀和大量的僧侣,血染红了大海。这起惨案发生100年后,人们为了缅怀当时被虐杀的修道士们,在这个岛上立了纪念碑,写下了“终末裁判来了”。

在这个历史上留下的掠夺,被后世的史学家们认为是“维京时代”的开始。人们害怕这个维京海盗的残暴,把野蛮、杀戮等词语冠以他们的头上。但是,北欧人自己是如何看待自己,看待这个世界的呢。当他们克服了灾难,终于拿着满满的战利品回到故乡时,他们是如何把自己的冒险故事告诉子孙的呢。

英国出身的女作家埃莉诺?罗莎蒙德巴勒克拉夫是杜伦大学“中世纪的历史和文学”课程的讲师。学习了“剑桥大学、北欧和凯尔特”这样顽固的专业,加深了北欧文化的造诣。2013年,在BBC的公开选拔中埃莉诺被选为第10位的“下一代思想家”。

为了探寻维京人的历史和孕育维京人的北方世界,埃莉诺自己踏上了豪爽神秘的山河大地。一路上,通过考古的发现,卢恩文石碑,中世纪世界地图,百科全书的抄本,拜占庭和巴格达等留下的文字,最终向我们明确了。

数百年前,欧洲最外缘的独特文化,是如何体验、记忆、想象这个世界的呢。

02萨迦:羊皮纸的史诗在外部看来是野蛮粗暴的维京海盗,其实也有小清新的一面:他们喜欢听故事和诗。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维京人用故事和诗记录了历史。在没有机械的遥远的时代,为了将自己的传说和故事一点点地刻在鲸鱼的骨头上,花费了很多时间。

想象一下满是脸颊胡子的维京大个子躲在船舱里晒着阳光的小房间里,认真雕刻着手中的骨头。

维京人是记录传说和故事的文学类型,被称为“萨迦”。

“萨迦saga”这个单词,在今天的英语系中,主要用于描绘上班族在上班途中遭遇不幸、不断进化的家人的怨恨。在文学作品中,“萨迦”是指描写旧家庭几代变迁的系列小说。例如美国电视剧化的《暮光之城》也可以说是“萨迦”。

实际上,在德语中,saga这个单词的本义是“短小的故事”。维京人通过“萨迦”这种浪漫主义色彩的文学形式,描述了属于维京人自己的神话和传奇。

萨迦可以说是中世纪冰岛留给世界的独特遗产。在讲述故事的基础上,萨迦这种文学形式是得天独厚的,即使我们删去其中不重要的枝叶,这种紧张的叙述方式也能与莎士比亚的经典剧目和好莱坞的史诗巨制相匹敌。

年轻人纠缠在一起的恋爱故事,最终变成了家族仇恨和憎恨的血腥结局。凶暴的勇士眼看着刀剑刺进了自己的胸腹,依然谈笑着。精力旺盛的青年,轮流农夫的女儿,异域的女王,甚至和女人的巨怪享受着床笫之欢-萨迦的世界里,刀剑在寒光中闪耀,英雄周游四方,飞龙喷火吐雾,巨大的愤怒咆哮,在北方冰冷的天空下风波不断,世事变迁。

根据现存的萨迦叙事内容和题材,可以分为冰岛人萨迦、国王萨迦、传奇萨迦三种。

“冰岛人萨迦”涉及许多真实的社会主题,例如家族、法律纠纷、宗教皈依等题材,这些叙事在冰岛人的口碑中,最终受害者在坟墓中歌唱,魔女用血写的咒文给世界带来死亡死者的诅咒变成了不让生者安息的不可思议的故事。不吉利的武器会在几代人的命运中投下阴影。。。

《国王萨迦》主要描写了挪威初期斯坦纳维亚国王们多彩的一生和他们可怕的死亡故事。这些萨迦故事的地理跨度非常大,可以和故事中的王们一起出北欧,走进欧洲、俄罗斯、中东地区。王萨迦是最早流传下来的一类萨迦,通常是抄写在旧的羊皮纸上,以手抄本的形式保存至今。

“冰岛人萨迦”和“王萨迦”是发生在北欧的一个古老的故事,虽然不是严格的历史文献,但是这个故事最终发生在人世间。《传奇萨迦》像童话一样,将神话般的英雄史诗、浪漫的传说故事与不可思议的冒险传奇相融合,呈现出神秘而遥远的神话时代。

维京人像那样,萨迦的故事也很丰富。北极圈从深入的斯堪的纳维亚,到南方的拜占庭和圣地耶路撒冷,从东方遥远的俄罗斯,到西部的格陵兰和北美的外缘,从混沌的诸神时代,一直持续到公元13世纪的冰岛--萨迦的天地,现实和幻想历史的冒险和幻想混在了一起。最终在我们面前流动,呈现出片断的、多层的世界图景。

通过维京人的口碑,萨迦故事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并且,在这世代相传中,萨迦的故事经过反复和修正,原本粗枝大叶的故事再加上更详细的新细节,使它更加精彩,胡子花白色的老爷爷坐在冬天温暖的火炉旁边,围着膝盖我跟一脸幼稚的孙子们说了。

03硬核:来自北欧的冰雪魔女对于童话作家来说,北极是绝好的灵感之源。

在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的笔下,位于极北之地遥远的国家,是白雪皇后的家。她住在一座空荡荡的、一望无际的巨大宫殿里,宫殿里雪山连成一片,湖水被冰封住,闪闪发光北极光,点缀着宫殿上的夜空。

英国儿童文学作家刘易斯·卡罗尔也有过类似的印象。在名为《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童话故事中,刘易斯创造了美丽而冰冷的白皇后,以及她令人讨厌的姐姐红桃皇后。

刘易斯在另一个有名的孩子读物“纳尼亚传奇”中,制作了一个拥有可怕魔法的白色魔女。她使用寒冰的诅咒,可以把反抗自己的所有人变成冰冷的石头。由于这个可怕的魔法,白色魔女成为了纳尼亚王国漫长冬天的邪恶支配者。

但是,安徒生和刘易斯创造了这些奇妙的冰雪的生灵和虚幻的故事数百年前,从北欧来的萨迦作者们,有神通力,让有魔力的女性们住过极北之地。

萨米人是在斯堪的纳维亚北部居住了数千年的游牧民族的后裔,今天在挪威、瑞典、芬兰北部的相邻地区、俄罗斯的科拉半岛也发现了萨米人的集合。

根据考古学,北欧出身的维京人和萨米人结婚过,但是维京人认为自己的“邻居”擅长各种各样怪异恐怖的“法术”,维京人认为娶女儿做妻子是冒险行为。就这样,“北欧-萨米”结婚成了维京人在萨迦中最开心的故事。

关于“北欧-萨米”结婚,最常见的方法是挪威国王迎娶萨米新娘的故事。例如,在《金发王哈拉尔德萨迦》中,维京人说了“金发王哈拉尔德”斯奈弗里德和女儿结婚的话

金发王哈拉尔德挪威古代伟大的国王,因金发茂盛而被臣民们称为“金发王”。哈拉尔德因为统一挪威,促进了维京人和北欧海盗的兴盛,所以受到后世的尊崇。

萨迦故事中,金发之王遇到了美丽的萨米女儿,女儿给王带来了一杯蜜酒,国王端着酒杯喝尽了,马上受到了萨米女儿的诱惑:他把杯子和她的玉手一起抓了起来。一瞬间,他体内的欲火燃烧起来,只想在那个夜晚和她一起过夜。

被深深迷惑的金发之王,与斯奈弗里德这个萨米女儿结婚,一整晚沉溺在女儿惊人的美貌中,荒废了国事。之后,虽然斯奈弗里德死了,但是她的魔力一直没有消失,所以她的美貌永远在临终前的瞬间凝固了。

在这个萨迦版的《白雪公主》的故事中,萨米女儿斯奈弗里德是有法力的魔女,不仅迷惑了凭借法力年老的王,还用法力维持了死后的脸不老不死,这是令人吃惊的事。

同样在《金发王哈拉尔德萨迦》中,还讲述了另一个故事。金发王哈拉尔德的儿子,凶暴狂暴而有名的“血之斧王埃里克”,在挪威北部的芬马克郡和新娘结婚了。新娘的名字是冈希尔德,从两人的能力很高萨米魔法师那里学过黑魔法。这两个人萨米魔法师有着强大的魔力,萨迦在故事中,关于他们的魔力有如下说明。

两个人的道路都很深,像猎犬一样冰雪融化了大地和,可以偷偷地靠近寒冷而结冰的雪原。他们擅长滑雪,所向无敌,不管是人兽还是百发百中,只要有人接近他们,他们就不会丧命。他们愤怒了,大地也在他们的视线下倒退了。他们看到了什么生物,对方马上就倒下死了。

跟着这两个黑魔法师学习了法术冈希尔德也是个很强的女人。

萨迦在故事的描写中,是使用魔法的蛇蝎的女人。有一次,她成了鸟,一夜在诗人的窗前鸣叫,妨碍他专心写诗,诗人不能写诗,第二天早上被国王处死。

另一次,冈希尔德的恋人为了和别的女性结婚,冈希尔德嫉妒心燃烧,法术使恋人的下体变大,和新娘不能在房间里走路,以此为理由,新娘马上和这个可怜的男人离婚了。他没办法,只能低头向冈希尔德道歉,和这个强势的女人维持着恋人关系。

不管怎么说,在萨迦的故事中,这样不可思议且坚强的女性是不可或缺的。在古代传说中,她们的勇猛不输给男性,以勇猛著称维京海盗中女性占了一席。这就是传说中的盾女。

在斯堪的纳维亚传说中,盾女是作为战士被选为天上的女性。北欧神话中的女武神,以盾女为原型。热播美剧在《维京传奇》中,无数的御宅族流下了口水拉葛莎,是美丽绝伦的盾娘。这个猛烈的维京女人的男人,是男神收割机,也是美人的终结者,充分挣了观众的眼。

不管怎么说,属于维京海盗的时代早就结束了,随着时间的长河缓缓流逝,维京人的传说融入了北欧的山河大地,除了广野和故事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

分享到:
相关阅读
闽ICP备2021018857号 趣知站 https://www.yes928.com/